会员子女有借无还 森乡团会馆贷学金“干涸”

会员子女有借无还 森乡团会馆贷学金“干涸”

乡团会馆及社团设大学贷学金助会员子女深造以减轻他们负担,然而贷款者却没按时偿还贷款,导致贷学金基金拮据及入不敷出。

森州有不少的乡团会馆有提供贷学金给会员子女申请深造,由于乡团会馆都是以循环方式,开设一个户头或设立基金会并注入大笔款项,前期借贷给会员子女深造,步出社会后偿还贷学金,而乡团会馆贷学基金就可持续借贷给其他会员子女,以此延续贷款的运作。

《》抽样了解,证实设有贷学金的会馆乡团皆面对借贷者拖欠款项问题,除了小部分借贷者完全不还贷款,大部分借贷者都没有依时偿还及延长偿还期,贷学基金面对拖欠款项收不回,每年申请者增加的情况下导致款项越来越少,不少会馆的贷学金已濒临拮据。

拖欠5年者名放上网

面对拖欠贷学金情况,乡团会馆理事会已尽量催收,除了发信及致电予贷款者,森美兰梅江五属会馆甚至将拖欠5年或以上的贷款者名字放上网。

尽管乡团会馆贷学金是属于“会馆福利”,但借贷者曾与两名担保人向乡团会馆签署借贷及偿还合约,具有法律效应,惟一般上乡团会馆并没有采取最后的手段,即发律师信。

日前森美兰梅江五属会馆会长黄发廉在近日一项活动中频频促请签下大学贷学金的会员子女偿还贷学金,从而揭发各乡团会馆一直面对贷学金收不回的窘境。

薪金低偿还期延长——芙蓉亚沙马华校友会主席●彭信钧

由于我们的贷学金有限,加上借贷者继续深造和薪金不高,导致偿还期一再延长,以致贷学金金额剩下三分一左右而已,已经跌至危险水平。

我们的贷学金基金会内共有约60万令吉,其中40万令吉已经借出去,剩下20万令吉是接下来数年内的贷学金用途,尤其是我们计划增加贷学金名额,从5人增加至8人甚至10人,仅有的款项很可能会不敷需求。

我们贷学金是每年5个名额,每年发出5000令吉给合格者,平均每年会有2万5000令吉的开销,若偿还数额不足,恐怕我们的贷学金会面对不够钱的窘境。

7人拖欠逾10年———森州惠州会馆副会长●黄俊棠

森美兰惠州会馆面对贷学金收不回的窘境,甚至近两年会员大会一直有会员质问,因此理事会将在近期内检讨和追讨拖欠的贷学金。

我们共面对6至7名借贷者拖欠贷学金超过10年的问题,值得一提是,其中一些拖欠者的父亲甚至是在惠州会馆担任理事,因此我们几乎每次见面都会向对方催收,而对方都“静静不出声”。

我们将会发信及致电予拖欠者催收款项。

事实上,借贷者每年获得会馆贷学金基金会中借出的3000令吉,款项虽少但总算能帮助会员子女在深造过程中减轻生活压力,而他们毕业工作后,按照贷款合约必须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尽管现在面对收不回钱的问题,但会馆本着照顾会员福利及伸缩性处理方式,并不会因此而发出律师信予对方。

早期会馆已决定拨出30万令吉供会员子女申请贷学金用途,至今已20多年,由于很多借贷者仍处于继续深造或基于工作薪金不高,偿还期较慢,因此会馆贷学基金剩下的款额有限,未来几年将会出现问题。

重整借贷名单“追债”——森州李氏联宗会总务●李国辉

我觉得只要管理层精明管理,理事有责任感,贷学金肯定能顺利追回,不会出现太多的拖欠情况。

其实规模较大及设有贷学金的社团组织,人事变动频密,通常主席或总务经常换人,甚至出现斗争情况,导致会务发展停滞,进而影响追收贷学金的进展。

我曾担任大马李氏总会的奖励金小组主任,早期总会的贷学金“呆账”情况非常严重,而且名单混乱,我接手后花了很多时间重新拟定借贷学金名单,再通过各州的李氏联宗会向拖欠贷学金的会员或会员子女“追债”,最终顺利追讨大部分拖欠的款项。

以李氏总会为例,所有获批的申请者每年获得4000令吉款项,若就读2年就得8000令吉,若就读医学系7年则获得2万8000令吉,以此类推,而他们毕业后步出社会工作时就必须开始开始偿还,每个月300令吉左右或尽自己能力。

薪金低不定期偿还

当然有一些借贷者基于继续深造或找不到工作,因此偿还期延后,也有一些借贷者工作薪金较低,因此不定期偿还,这些都是总会面对的问题,因此总会将通过州联宗会找出延迟偿还或无力偿还贷学金的原因,包括进行家庭访问等。

每年总会有20人至30人申请贷学金,基于所有申请者都有2名担保人,因此我们并不担心收不到全额款项。

遭拖欠8万贷学金——森州梅江五属会馆会长●黄发廉

我对拖欠会馆贷学金者感到失望,尤其是他们的信用破产、毫无责任感和良心,因此我们会馆已不鼓励会员子女申请贷学金。

我们的贷学金是通过森美兰梅江五属会馆推荐后向全国嘉应联合总会申请,但共有8人(30%)拖欠贷学金,拖欠数额高达8万令吉,有者甚至已经在社会工作超过10年。

每次全国代表大会书册上都清楚列明各州拖欠贷学金的名单及数额,森州属拖欠较多的州属。

尽管贷款者在申请获批时须签署合约,并附上两名担保人,可是贷款者冥顽不灵坚持不偿还,而担保人或父母则当作没有一回事般。

我们本着乡情,并没有把欠款者的名字及资料刊登报章,但将会采取严厉的手段来追款,包括成立小组再根据欠款者资料上门追款;若已搬家的则将会寻求国民登记局的协助,寻找正确地址并追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