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酗酒打架被追杀‧夫遭割喉妻砍头亡

常酗酒打架被追杀‧夫遭割喉妻砍头亡(霹雳.爱大华2日讯)一对印裔夫妇凌晨时分遭为数不明的兇徒袭击,丈夫被人割喉,卧尸在客厅,妻子则被兇徒攻击头部致重伤后,负伤逃出屋外,倒毙在距离家门100公尺的路中央。邻居透露,这对夫妇经常酗酒,更经常酒后吵架、打架。起初,路人发现女死者倒毙在路中央时,还以为对方是遇车祸重创,赶紧召来救护车和警方。警方抵达现场调查后,才进一步揭发这起双尸命案。警查是否涉报仇警方目前正针对此案作进一步调查,包括死者何时遇袭、兇徒共有多少人、命案动机是否涉及报仇,以及兇徒为何以惨无人道的兇残手法对待两名死者?这起骇人的兇杀案于週日凌晨1时许发生在爱大华国民型中学后方,一排被当地人称作“十六间”其中一间破旧和简陋的单层木屋。死者夫妇搬来此处不到一年,与附近邻居关係不好。据女死者的弟媳透露,男死者阿斯哈古马(36岁)是女死者峇努玛蒂(38岁)的第三任丈夫,但两人没有注册。根据消息透露,警方接获投报赶到现场时,两名死者已经毙命,女死者躺在路中央,路面留下大摊血迹及头髮。男死者则陈尸家中客厅,不排除兇徒试图以床褥包住男死者的尸体。由于男死者毙命后,喉咙的伤口不断流出大量鲜血,以致床单与床褥留下大摊血迹,触目惊心。警员查看尸体后发现,男死者的主要伤痕在于颈项被割破,女死者则是头部被利器砍伤,两名死者身上相信还有其他伤痕。经过初步调查,警方暂无法确定兇徒共有多少人,以及兇徒背后具有甚幺动机。曼绒警区主任嘉化助理总监受询时证实此案,他说,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即是谋杀角度调查此案。由于警方正在展开调查,所以无法对外透露任何案情。路人以为车祸受伤女死者的头部遭严重砍伤后,相信为了躲避兇徒的追砍而逃出屋外,最后不支倒在距离家门约100公尺的路中央。过后,路人发现时,以为她车祸受伤,赶紧召来警员与救护车。一名不愿具名的华裔居民告诉记者,週日凌晨1时,他骑摩多经过案发现场,见到女死者躺在路上。当时,他与其他路人都以为发生车祸。“当时她还有微弱的气息,大家马上致电召来救护车。”当众人走近女死者后,才发现她的头部留明显的刀痕,血流如注,因而马上向警方投报。育有一孩子没同住死者的印裔男邻居透露,两名死者搬到案发住家不到一年,育有一名孩子,不过这名孩子并没有与两人同住。他直言,在他眼中,这对夫妇经常酗酒,几乎每天都喝醉,然后就争吵,甚至动手打架,所以跟邻居的关係都不好,他本身只知道夫妇俩平日是为小园主喷洒农药维生。“我曾经因为他们在晚上太吵闹而劝告对方,结果他们反过来兇恶的骂我,还挑战我打架,所以我对他俩的印象并不好。”女死者曾有两段婚姻女死者的弟媳受访时透露,女死者峇努玛蒂之前有过两次婚姻,并与第一任丈夫育有一名17岁女儿、与第二任华裔丈夫有一名约10岁的儿子。女死者的两任丈夫已先后去世,之后她就与现任丈夫,即男死者阿斯哈古马(36岁)在一起。不过,男女死者并没有注册。问到男女死者在一起有多久,她表示不清楚,因为两家人基本上很少见面。她说,女死者其实也是她丈夫同母异父的姐姐,但关係不密切,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女死者是去年7月,当时双方在莫珍歪的一间兴都庙碰面,大家都没有多谈话。“我的丈夫,也就是峇努玛蒂的弟弟,曾经反对他们在一起。”这名不愿具名的女死者弟媳週日下午在怡保中央医院等待办理领尸手续时透露,女死者的17岁女儿,自小都住在她家,由她照顾。“现在这名女儿已经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并伤心痛哭。”“我和丈夫住在莫珍歪,他们则住在爱大华,所以我们没有经常见面。”她指出,丈夫週日早上接到一通电话,过后才获悉姐姐逝世。他们打算先把两名死者的遗体运回爱大华,再商讨身后事。邻居案发前见夫妻屋外乘凉死者的印裔女邻居声称,她于上週六晚上9时许出门时,还看见两名死者坐在屋外乘凉,没想到过后在週日凌晨1时许,就听到这起命案消息。她指出,当时女死者躺在距离住家不远的路中央,她知道后,马上赶回家看看,发现女死者身上有刀痕,于是马上联同几个年轻的印裔男子,撞开死者住家的大门,结果惊见男死者尸体被床单包裹着,死在客厅的床褥上。她说,男死者身上只穿着短裤,颈项留下明显看出被利器割断喉咙的伤痕,整张床褥沾满血迹。曼绒治安亮红灯一週4罪案曼绒县治安亮红灯,实兆远、爱大华及班台于5月中短短一星期发生了4宗罪案,包括实兆远甘榜亚齐工业区的劫匪持鎗抢劫案、爱大华的银行女顾客被抢、爱大华甘光马坡新村前的油站少东被砍,以及爱大华区一名五金店东主的轿车车镜被砸破抢劫的案件。如今,爱大华再发生一对印裔夫妇遭兇徒杀害的案件,严重的罪案造成人心惶惶。行动党木威区候任国会议员兼实兆远区候任州议员拿督倪可汉于5月19日便曾针对曼绒县的治安问题召开记者会,要求警方正视问题,严打罪案。犯案的匪徒除了持有鎗械及巴冷刀,还公然在大白天干案,根本无视警方存在,难免引起居民担心及恐惧。倪可汉本身也是爱大华居民,他说,爱大华当时就发生2宗劫案,劫匪都是在银行前面守候,接着抢夺事主的财物,造成居民到银行办事,都会感到担心。‧2013.06.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