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图抹黑别人之前,先让专业医生告诉你什幺是「无心跳器官捐赠」

投票将届,贱招尽出,这两天又有人拿出柯文哲在2000年发表的一篇医学论文〈无心跳捐赠者腹部器官的叶克膜维生〉,指控他「摘活人器官」。

不管是散发黑函的那头白猩猩,或者医生出身的高资敏以及其他几位泛蓝立委,从他们的说法来看,显然不了解什幺是无心跳器官捐赠,就在那边胡乱攻击。

(相关新闻:蓝委指控台大强摘器官 医界大反弹要苏清泉下台)

「无心跳器官捐赠」,跟「有心跳捐赠」,是两种不同的器官捐赠来源。有心跳捐赠,就是现在常用的脑死捐赠,也就是捐赠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已死,但心跳还在,靠着心肺维生系统还可撑一阵子;而无心跳捐赠,指的是捐赠者并未脑死,或者有没有脑死无法判定,但临床判断,如果没有维生系统,一定会心跳停止,然后死亡。

脑死定义在1968年才由美国制定出来,在此之前,大体器捐,都是採用无心跳捐赠,也就是以心脏死亡来判定。

自从脑死标準提出以后,医界纷纷採用,因为那是比较可靠的死亡判定,不像心脏死亡比较容易有意外状况,「死而复活」。这就是为什幺高资敏在那边嚷嚷,他看过几个心跳停止又复活的案例。

谁不知道脑死是比较可靠的死亡判定?问题是单由脑死,根本不够支应器官捐赠来源,于是医界近十几年又重新往无心跳捐赠的方式,寻求器官来源。

有人说死亡是世间唯一绝对的事,然而判定死亡是另一回事,即使是脑死判定,都可能有例外状况,死而复生。如果你要避开那千万分之一的错误,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施行大体器捐,心脏死亡判定如此,脑死判定亦然。

医界对于无心跳器捐一直有不同意见,有人觉得伦理上有疑虑,但也有人认为并无不妥。

于是在1990年代,医界制定了〈马斯垂克分类标準〉,将无心跳捐赠者分为「未控制」与「经控制」两种,前一种是到院已死亡或心肺复甦无效,而后一种则是重病或重伤,等待心跳停止或脑干死亡后心跳停止。

未控制无心跳捐赠比较困难,因为捐赠者可能已经缺氧多时,而经控制无心跳捐赠,通常是住院中的重症、重伤病患,如果没有维生系统就会死亡。柯文哲论文里提到的个案,大多是经控制无心跳捐赠者。

问题来了,为什幺柯文哲团队不等待这些捐赠者脑死以后再摘除器官?前面说过了,脑死判定必须施行一些检查,而不是所有重症患者都可以完成检查流程。

要注意的是,不管是脑死还是心脏死亡,大体器捐的原则,就是捐赠者必须已经死亡。一个合格的移植医生,在一家合格的医学中心执业,不可能将还没死亡的人弄死,然后做器官移植,这是膝盖想也知道的事。

柯文哲在论文里写道,「静脉注射25000单位肝素(Heparin 抗凝血剂)及10亳克酚妥拉明(phentolamine 降血压剂)。等心跳停止后,记录心电图做为心博停止的法律文件(legal documentation)」,高资敏看到黑影就开枪,说柯文哲注射针剂让病人心跳停止,然后摘取器官,这样的说法实在太扯。

注射肝素与克酚妥拉明,是为了增加器官血流灌注,让器官保存得更好,提高移植率,这是国外多数执行无心跳器官捐赠的团队都会採用的方式;而且注射肝素与克酚妥拉明并不会增加器捐者的死亡速度,这一点至少在2000年以前,是多数移植专家的共识。

也就是说,绝非只有柯文哲使用这两种药剂,而是大家都在用,并且做法就是先注射这两种药物,再等待心跳停止,然后判定死亡。附图上方就是1998年美国内科学会的统计数据。无心跳捐赠时,医界通常以心跳停止五分钟视同经脑死。而如果拔除维生系统以后,几个小时心跳都还不停止,就会取消移植,因为那样得到的器官已经不能使用。

意图抹黑别人之前,先让专业医生告诉你什幺是「无心跳器官捐赠」
Photo Credit: Kidney Transplantation from Donors after Cardiac Death: Uncontrolled versus Controlled Donation

另外白猩猩写的黑函指控,柯文哲把球囊导入器捐者的主动脉,将血液堵住,不让心脏复跳,形同杀人,这样的指控实在莫名其妙。前面说过了,无心跳捐赠者,就是临床判断没有维生系统就会心跳停止,才能捐赠器官,怎幺是由医生把好好的心脏弄死?将主动脉塞住,是为了让底下要捐赠的器官,比如肾脏,得到更好的灌注,保存得更好,在国外也都是这幺做。(附图下方)

无心跳捐赠在台湾很少施行,但在国外非常普遍,比如1981年到2006年,荷兰的肾脏移植,有45%来自无心跳捐赠者,而英国有三分之一。

其实高资敏等人的指控,在国外老早发生过。1997年,美国CBS电视台六十分钟节目,报导了一位头部受枪伤的妇人,进行无心跳捐赠,结果死后法医解剖,认为妇人的枪伤并不足以致命。此影片引发轩然大波,电视台检视医院的无心跳捐赠流程,发现移植团队为捐赠者注射肝素与克酚妥拉明,加速捐赠者死亡。

但后来检察官介入调查,移植学界发表声明,甚至后来美国内科医学会也发表政策,结论就是:

无心跳器官捐赠,伦理上可接受。

既然如此,为什幺柯文哲还有台大医院,后来不继续进行无心跳器官捐赠?这点柯文哲在别的文章里讲过,主要是受限于台湾后来修订的法律,比如〈缓和安宁医疗条例〉等。

奉劝意图抹黑柯文哲的人,选举胜败只是一时,输了四年以后再来就好,绝非世界末日,否则你今天为了选举所做的贱招,会被选民在下次的选举里加倍奉还。

Photo Credit:Official U.S. Navy Page@ Flickr CC BY 2.0


相关推荐